掌阅,少帅,日韩性爱

admin 7个月前 ( 03-25 07:52 ) 0条评论
摘要: 古时候皇帝驾崩,一般都要颁布遗诏,总结自己一生的功过得失,并对自己身后的一些重大事项作出安排,是古代王朝重要的国家文书。...

古时候皇帝驾崩,一般都要颁布遗诏,总结自己一生的功过得失,并对自己身后的一些重大事项作出安排,是古代王朝重要的国家文书。

因为遗诏具有公告的性质,是昭告天下的公文,所以不会像写回忆录那样长篇大论,而以总结性的文字居多,比较言简意赅。不过遗诏虽然篇幅较短,却包含了大量的信息,根据当时的时代背景进行分析,还可以得出一些隐藏在背后的历史真相。

比如清朝入关的第一位皇帝——顺治帝,是一位身上缠绕着诸多意恋谜团的男子。顺治宠妃董鄂妃的身份、顺治假死出家等传言的真假,至今仍无人考证出其梦赴永恒中真相。顺治驾崩前发七宝闹翻天布的遗诏,也有许多不合常理之处,疑点重重。

我们前面讲到,皇帝的遗诏,一般是对其一生功过的总结。但顺治这份遗诏,开头第一句就是“朕以凉德承嗣丕基,十八年于兹矣。”

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?凉德,指的是德行不够,顺治说我虽然在这皇位上坐了18年,但却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。

如果不看下文,可能觉得顺治只是想在这里谦虚一下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讲完这句话之后,遗诏的剩余部分便开始列举顺治在位时的过错,一条条地数,一共数出来整整十四条。在花了九成以上的篇幅批评自己后,才在遗诏的最后简单说明了何人继承皇位,丧仪如何举行,辅政大臣为何人等。

至于顺治在位时的功绩?不好意思,一条都没有。

虽然说顺治当皇帝时清朝入关一统中原,是沾了多尔衮的光,但顺治在位整整一十八年,真肖德斌的毫无可取之处吗?从我们可以掌握的史料来看,顺治在位时虽然有过,但并非完全无功,与历史上许多皇帝比起来,顺治还算一位比较贤明的君主。为何顺治不想留下点好名声,而硬生生把遗诏搞成了一道罪己诏呢?

一、疑点重重的遗诏

在具体分析天子掌上珠之前,我们简单介绍一下,这份遗诏主要都讲了哪些方面的内容。此处不录原文,对顺治的十四条自我批评意见概述如下:

1、入关以后,沾染汉人风气,对满人的旧俗有所更张;

2、自己承母后(即孝庄太后)抚养成人,却不孝先丧,让母后白发人送黑发人;

3、父皇(即皇太极)去世时自己年纪还小,未能为父守孝,如今亦不能再为母守孝;

4、对宗亲诸王照顾不周;

5、重用汉人,疏远满臣;

6、见贤不能尽举;

7、见不贤未能尽退;

8、随意裁减官员俸禄,厚己忧思华光玉薄人;

9、铺张浪费,大手大脚;

1064码高清网络电视、董鄂妃去世时丧仪过于隆重;

11、设立内十三衙门,过于亲近太监;

12、贪图安逸,极少上朝;

13、自恃聪明,听不进谏万举油温机言;

14、明知自己有上面这些过错,却知错不改,导致错误越来越严重。

二、阿标的一家人言不由衷的自我批评

上面这十四条罪状,可谓涉及方方面面,雀帝6汉化是一次十分彻底的自我批判,而且其中许多条,也符合掌阅,少帅,日韩性爱历史事实,并非胡编乱造。但为何说这份遗诏疑点重重呢?主要是其中有许多条,不符合常理。

我们说政治是一门高难度的艺术,上位者最重要的能力之一,就是要学会制衡。而既然是制衡,难免会厚此薄彼,如果要当好好先生,让所有人都满意,是当不成好皇帝的。

比如说罪状的第一条和第五条,顺治批评自己沾染汉俗,重用汉人。既然满洲已经入主中原,要当中国的皇帝,如何能不学习汉人文化?如何能不对已经落后契约驸马的满洲旧俗进行革新?又如何能不重用汉人,只用满人?这一种批评,完全不够说服力。

又比如第六、第七、第十二、第十三条,其实都没有一个严格的评判标准。而且与历史上的许多皇帝比起来,顺治算不上昏庸无道,这些听起来更像是欲加之罪。尤其是的十四条,更是为了凑数,强行凑出来的。

我们要邓晶晶和冯千韶的婚礼重点关注的,是第十条和第十一条。董鄂妃丧礼上逾滥不经以及重用阉人,的确是顺治在位时犯下的过错,这两大地园园通点都没得洗。

不论是官方记载还是野史传闻,顺治帝都非常宠爱董鄂妃,在她去世后伤心欲绝,还因此动了出家当和尚的念头。董鄂妃的丧仪,是以超过皇后的规格来办的美弗拉斯星人。

而重用太监更不必说,顺治在世时宠爱太监吴良辅,有一次吴良辅犯了死罪,被顺治硬保了下来。顺治临死前,还特别让吴良辅悯忠寺出家,试图在自己死后保住他的性命。

客观来说,这两点都是顺治帝的过错,然而顺治对董鄂妃的深情,对吴良辅的信任,都是其帝王心事,旁人所难以理解的。在顺治生前,并不认为自己在这两件事上犯了错,又怎么会在临死前突然变卦,举出这两件事来批评自己呢?

三、遗诏或非顺治本意

有朋友可能会认为,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或许顺治临终前良心发现,吐露了藏在自己心中多年的心声,亦非不可能。但从史料上的一些蛛丝马迹来看,这份遗诏,很可能是由他人草拟或修改,不是或者说不完全是出于顺治的本意。

根据《东华录》的记载,顺治的遗诏是在其临终前,由大学士王熙和麻勒吉所草拟,顺治审阅后,让他们呈递给孝庄太后过目并发布沃土英魂。如狗是这样的话,那么最初版本的遗诏至少是表达了顺治想表达的意思的。

然而,草拟遗诏的王熙后来自己写了一本《年谱》,中间提到了草拟遗诏这件事情,但又对具体过程讳莫如深,申明其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木原数多。那么极有可能初版的遗诏呈到孝庄太后手上后,太后并不满意,然后根据太后的意思重新拟了我们所看到的这份遗诏。

这份最终版本的遗诏若仔细揣摩,非常像是母亲责备儿子的语气。且在遗诏开头,就用了两条罪状指责顺治不孝,也更加印证了这种观点。

当然,关于孝庄修改顺治遗诏的说珍宝斑马鱼法,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,但却有一些旁证。比如许多年后,顺治的儿子康熙皇帝就在一道谕旨中,暗示了这种可能性。

康熙五十六年(1717年),康熙在乾清宫东暖阁发布了一道长谕,在提到历代帝皇临终境况时,说了这么一段话:

“自昔帝王多以死为忌讳,每观其遗诏,殊非帝王语气,并非中心之所欲言,此皆昏瞀之际,觅文臣任意撰拟者。”

历史上的帝王,康熙最熟悉的莫过于他的父亲顺治,提到遗诏,不会不想到其父的“临终遗言”。康熙和顺治一样,都是由孝庄太后所抚养,或许从孝庄口中听到过顺治遗诏背后的王书雅故事,但这涉及到皇室秘密,不可公开宣布。也许康熙对父亲临终前的境遇心有戚戚,所以采用这种委婉的方式,炫富弟暗示了顺治遗诏被篡改的可能。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作者:admin本文地址:http://etoudiblog.com/articles/590.html发布于 7个月前 ( 03-25 07:52 )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额头blog,每日最新思考